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梁傳勇的空間 > 博客
員工在總經理辦公室要跳樓自殺,公司能否解除勞動合同?|
2019-11-12 12:58:39 | 解除勞動合同 , 賠償金


王小麗系陽之光公司員工,雙方簽訂了一份自
200811日起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勞動合同第八項第1規定,乙方(王小麗)有嚴重違反甲方(公司)規章制度或違法違紀行為的,甲方(公司)有權解除勞動合同。

 

2017年4月6日7時35分許,王小麗因工作分配問題欲找集團公司總經理反映。因總經理不在,王小麗在集團行政樓總經理辦公室內準備跳樓自殺,行政樓內多名員工因此放棄手頭工作對王小麗進行解救。

 

2017年4月11日,公安局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對王小麗做出警告,王小麗于當日簽名確認簽收了行政處罰決定書。

 

2017年4月13日,公司出具了一份處理決定,其中載明:現依據集團員工行為規范(附則一)第六條第四點有關條款,經集體研究決定,對王小麗作出如下處理:一、結算剩余工資;二、除名出廠;三、通報所在部門。

 

同日,集團公司工會委員會向公司出具了回復函,其中載明:關于公司與女職工王小麗解除勞動關系的理由,工會已經知曉,收到了行政人事部關于處理結果的函件,工會對此不持異議。

 

2017年4月13日王小麗收到了除名通知。

 

2017年7月17日,王小麗因被除名申請仲裁要求公司支付違法解除賠償金,未獲得支持,遂訴至法院,要求法院判決公司向她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190060元。

 

公司答辯稱王小麗在公司準備跳樓自殺的行為嚴重違反公司的規章制度,且該行為被公安局行政處罰,公司解除勞動關系合法,無需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

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公司單方解除與王小麗的勞動關系是否合法。

 

公司為證明王小麗有準備跳樓的行為,提供公安機關行政處罰決定書、王小麗本人及其父親王某某、其他證人(蘇某、張某、沈某、石某等人)的詢問筆錄。其中王小麗在公安詢問筆錄中陳述,她在生了孩子之后,就會發病;4月6日她打算向總經理反映一下自己在車間被排斥、被班組長辱罵以及工資少的情況,經理不在辦公室,她當時心里越想越難受,心想死了算了,就把窗戶打開,準備從窗戶跳下去。

 

王小麗的父親王某某在詢問筆錄中陳述,王小麗在4月6日之前有時也想要自殺……4月6日他趕到司法所,王小麗給了他一份自己寫的遺書,但是他沒有打開看。

 

其他人在詢問筆錄中陳述的內容也印證了王小麗在筆錄中陳述的準備跳樓的內容。

 

王小麗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但主張其真實想法并非跳樓,有不當行為的原因是受車間領導長期欺負和刺激,故她在情緒不穩定、精神不正常的情況下坐在了窗戶上。

 

法院認為,王小麗雖在庭審中否認跳樓,但從公安部門出具的處罰決定書、王小麗及其他證人的筆錄中,可以看出王小麗確有跳樓的打算,故法院對王小麗的上述辯解意見不予采信。

 

為證明王小麗的行為已經損害公司的形象及聲譽,造成一定影響,嚴重違反公司的規章制度和職工手冊,公司提供員工行為規范(附則一)、2014年6月21日會議簽到表復印件(證明行為規范通過民主程序),1998年元月制定公布的職工手冊(第三十八條第13點違反治安條例,收到公安部門傳訊、刑事拘留和收容而免于刑事處分者,停發年終獎金,并可作除名出廠處理),公司據此解除與王小麗的勞動關系系合法。

 

王小麗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均不予認可,主張行為規范系打印件,且她并不知曉,職工手冊也未看到過,其行為也構不成條款上除名情形,會議簽到表與行為規范(附則一)是分開的,簽到表看不出會議內容。

 

法院認為,公司未提供已將行為規范(附則一)及職工手冊告知王小麗的證據,而王小麗又不予認可,故對上述行為規范(附則一)及職工手冊的效力不予認可。

 

公司為證明公司通過短期培訓形式反復告知員工應當遵守廠規廠紀,提供了3份短期培訓記錄的復印件。王小麗認可培訓記錄中其本人簽名的真實性,但對其余內容的真實性和證明目的都有異議,認為培訓內容是相關法律法規,并沒有陽光集團員工行為規范(附則一)。

 

法院認為,雖然王小麗對培訓內容有異議,但認可在短期培訓上課簽到簿上的簽名是其本人所簽,公司庭審中提供了原件進行核對,故對上述培訓記錄的真實性予以認證,但上述培訓記錄的內容不夠明確。

 

王小麗為證明其患有精神病,提供體檢報告、門診病歷以及腦電圖檢查報告,公司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不予確認,認為沒有醫院的蓋章,且不能反映王小麗的身體狀況與工作有關。法院認為,上述證據雖然沒有醫院蓋章,但王小麗提供的都是原件,且沒有明顯的涂改或偽造痕跡,故法院依法對上述體檢報告等證據的真實性予以確認。

 

王小麗為證明其工作中長期接觸具有職業危害的工作崗位,包括粉塵、噪音等,公司在她入職前及離職后都沒有進行相應的職業病的體檢,屬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提供《紡織行業較大危險因素辨識與防范指導手冊》打印件、紡織企業安全生產標準化評定標準打印件、職業病網、職業衛生網中打印的關于普通紡織也有職業病危害的一些說明打印件。公司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但主張上述材料只是考核的要求,無法證明王小麗從事的崗位存在職業危害。

法院認為,勞動者應當根據勞動法的規定完成勞動任務,遵守勞動紀律和職業道德。本案中,即使集團員工行為規范(附則一)對王小麗不產生約束力,其也應當履行基本的勞動義務,遵守基本的勞動紀律。

 

雖王小麗提供了病歷、體檢報告、腦電圖檢查報告等證明其患有精神病,但報告提示結果僅反映當時狀態;雖王小麗患有疾病,但能參加日常基本工作,從詢問筆錄也可以看出,王小麗對自己的行為有充分的認識和打算,能認識到其行為的不當和嚴重性,如確有在工作中與領導、同事溝通不愉快,也應當通過合法的途徑、采取適當的措施來反映和解決問題,而不是采取這種極端的方式,其行為已嚴重違反勞動紀律;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中也明確約定,如勞動者有嚴重違紀行為的,用人單位有權單方解除勞動合同,故公司以此為由解除與王小麗的勞動關系符合法律規定。

 

關于王小麗主張公司未對其進行離職前的職業健康檢查即解除雙方勞動關系系違法解除,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二條的規定,用人單位僅在無過失性辭退與經濟性裁員的情形下,才不得未進行離職前職業健康檢查就與勞動者解除勞動合同,公司解除與王小麗的勞動關系并非是上述兩種情形之一,故王小麗的上述主張于法無據,對其要求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據此,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三條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三條、第四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六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王小麗的訴訟請求。

 

案號:(2017)蘇0281民初16553號(當事人系化名)